如果没有您关注的主机商,请点这里 添加 买主机先看看别人对主机的评价,谨防上当
行业动态
政府预留域名被恶意抢注 “米农”大战CNNIC
文章来源:京华时报    阅读次数:6262次    发布日期:2012-4-12

CNNIC提交给法院的工信部批复(上)和三五互联提交的批复(下),在文号和公章两处存在明显差异。郑敏杰供图
 
    一个字母价值百万,这样的事你能想象吗?
 
  在互联网域名注册和交易圈,这样的“传奇”其实每天都在上演。为了拥有t.cn这样的顶级域名,新浪微博花了至少500万元,谷歌(中国)的g.cn和卓越网的z.cn,身价也以数百万元计。全球最贵域名sex.com的身价,2010年即高达1300万美元。
 
  这些升值潜力巨大的域名,在行内被称作“大米”。围绕这场饕餮盛宴,各方暗战犹酣。为了分得一杯羹,逐利者不惜伪造公文,违规抢注。
 
  在这场纷争中,作为国家域名注册管理机构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CNNIC)和三五互联、北京新网等著名域名注册服务商亦未能脱离干系,“米农”(域名投资者)指其不仅存在管理漏洞,且黑幕重重。资深“米农”郑敏杰更是针对这些机构先后提起近200起诉讼。目前,针对全国多个政府部门的预留域名被伪造公文恶意抢注之事,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。
 
  三五互联停牌风波
 
  对于一家头顶光环的上市公司,被指造假无疑是个大麻烦,三五互联却在复牌后迎来涨停板
 
  上周,在清明小长假后仅有的两个工作日里,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的厦门三五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三五互联)坐了一回“过山车”。
 
  4月5日,星期四,深交所发布公告,称公共传媒出现关于三五互联的信息,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,经公司申请,三五互联股票于当天开市起临时停牌,待公司披露澄清公告后复牌。
 
  当晚,三五互联发布《关于网上传闻的澄清公告》。次日,三五互联按约复牌,结果迎来一个涨停板,报收13.89元。有业内人士直呼“看不明白”,指其存在“人为操作可能”。
 
  三五互联所说的“网上传闻”,具体内容是这样的:据媒体报道,身为国家域名注册管理机构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CNNIC),与身为著名互联网域名注册服务商的三五互联,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,恶意抢注nanjing.cn等17个限制注册的域名。南京市公安部门已就此立案调查。
 
  对于头顶诸多光环的三五互联而言,这样的“传闻”无疑是个大麻烦。这场麻烦的制造者,则是曾与CNNIC关系密切、如今反目成仇的域名投资者郑敏杰。
 
  在这个公众并不熟悉的圈子里,这个只有高中文化程度的中年男子是个传奇与争议并存的人物,他的诸多故事在江湖上流传甚广。2005年,郑敏杰花了60元注册费,成功注册t.cn域名。一年后,他将这个域名售出,获利11万元。2010年,这个域名再次易手,身价超过500万元,它现在的拥有者是新浪微博。
 
  在中国“域名投资爱好者”群落中,域名因谐音被趣称为“玉米”,像t.cn这样升值潜力巨大的域名,则被称作“大米”。光是这样的单字母“大米”,郑敏杰一度同时拥有19个,其中包括谷歌(中国)现用域名g.cn,他是个名副其实的超级“米农”。
 
  然而在CNNIC首席科学家毛伟等人眼中,像郑敏杰这样的“米农”,不过是域名资源的投机者、炒作者。一些同道中人亦对郑敏杰颇有微词。
 
  “米农”“管家”的蜜月
 
  huoche.com和huoxing.com都是被国人注册,在多次转手后成为身价数百万元的超级“大米”
 
  按说,对于郑敏杰这样一心想要淘到“大米”的“米农”而言,无论是作为域名资源“大管家”的CNNIC,还是为“米农”提供注册服务的三五互联,都是他不能得罪、不愿得罪的主儿。事实上,他们之间的关系确曾一度亲密。
 
  1994年4月20日,中国实现与因特网的全功能连接。当年5月21日,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完成了中国国家顶级域名(cn)服务器在国内的设置。
 
  1995年,干了多年打字复印的郑敏杰开始接触网络,成了中国第一批网民,自称“有点小聪明”的他很快就看到了互联网中的商机,并在日后成为一名职业域名投资者。
 
  1997年6月3日,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(CNNIC)在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组建完成,受命行使国家域名注册管理机构之职。
 
  不过,当时无论是政府部门、企业还是其他机构,都只能注册后缀为gov.cn、com.cn、net.cn这样的二级域名,相对于直接以com或net作后缀的顶级域名,显得比较复杂。更重要的是,cn域名当初是禁止转让或买卖的,时任CNNIC主任的毛伟在1998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禁止转让或买卖,就能比较有效地防止域名被恶意抢注。
 
  “米农”们早期的目标,主要瞄准顶级域名,特别是其中的汉语拼音域名,成了国内域名投资者的宠儿,huoche.com(火车)和huoxing.com(火星)都是被中国人注册,在多次转手后成为身价数百万元的超级“大米”。
 
  在“米农”们的记忆里,2003年3月17日是一个具有转折意义的重要时刻:CNNIC宣布,cn顶级域名正式开放,用户可以在cn下直接注册域名。此举掀起新一轮域名投资热潮。
 
  不过当时的情况是,注册一个cn域名需要380元,价格很高,且个人不能注册。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cn域名的发展。为了促进cn域名发展,2007年3月7日至12月31日,CNNIC推出“cn域名一元体验活动”,打开个人注册的大门,cn域名注册出现“井喷”。
 
  那些年,郑敏杰在cn域名的世界里斩获颇丰,声誉日隆的他还多次成为CNNIC的座上宾。据郑敏杰回忆,2005年3月,CNNIC邀请包括他在内的三四十名域名投资者到京郊一个度假村开会,“主要就是鼓励我们投资,商量如何把cn域名做上去,通过投资炒起来。”彼时的他,还没有成为毛伟眼中面目可疑的“投机者”。CNNIC为了推广cn域名,“米农”则为了投资域名赚钱,共同的利益将两者捆绑在一起,开始了一段长达数年的蜜月期。
 
  “米农”的逐利之旅
 
  域名是否值钱,首先要看它是否简单短小,比如t.cn是最简单的,所以值钱
 
  “域名是否值钱,首先要看它是否简单短小,比如t.cn是最简单的,所以值钱。另外要看是否有意义,比如business.com这样的英文域名和beijing.cn这样的汉语拼音域名,也都很值钱。”作为著名“米农”,郑敏杰对域名投资的情况了如指掌。
 
  然而,这些“米农”们虎视眈眈的值钱域名,并不是那么好拿的。《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》明文规定:“为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,域名注册管理机构可以对部分保留字进行必要保护。”很多值钱的域名,都被装进这个大口袋,成为限制注册的预留域名。申请注册这些预留域名,在申请者主体资格和申请流程等方面,都和申请注册普通域名有所不同。
 
  CNNIC于2002年12月12日公布的《关于CN二级域名注册实施方案的通告》规定,“基于技术原因”和“基于保护公共利益原因”,对9918个词汇采取限制注册措施,其中包括其他国家和地区域名设立的二级类别域名、类别顶级域名、常见姓氏、国家和地区名称及缩写代码、国际政府间组织名称缩略语、国家机构名称、部分领导人姓名的汉语拼音、有关国防和军事名称、市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全称和正式简称、部分特殊电信码号资源。
 
  在给本报记者的回复中,CNNIC表示,申请限制注册的预留域名,对应的申请者需提交以下相关权利人证明材料:盖有申请单位公章的《域名注册申请表》、注册人组织身份证明、注册人身份证明、与预留域名原因相匹配的其他材料,经审核通过后方可完成注册。
 
  就在广大“米农”披沙拣金于茫茫cn域名之海苦苦寻找值钱“大米”之际,郑敏杰发现,那些原本应该被限制注册的预留域名,其实并非不可注册。
 
  例如,早在2003年,zhuhai.cn即被个人冯某注册,maoming.cn则被广东一家信息技术公司注册。按照《关于CN二级域名注册实施方案的通告》,zhuhai(珠海)和maoming(茂名)属于“市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全称”,理应列为限制注册词汇,这些域名的拥有者,只能是该地区政府机关。
 
  郑敏杰既气愤又欣喜,气愤的是“CNNIC并不是真的在保护公共利益”,欣喜的是他发现了一个获得“大米”的途径,“这些被限制注册的预留域名,可以说个个都很值钱!”
 
  尚未从这样复杂的情绪中恢复过来,郑敏杰又发现了政策中的一个巨大漏洞——单字母和单数字不在限制注册词汇之列!“它既不属于国家和地区名称,也不属于常见姓氏,其他的几项限定,也都与单字母无关。”
 
  虽然找到了政策的漏洞,但如何利用这个漏洞将这些闪闪发光的域名拿到手,依旧是个难题,“CNNIC不会轻易把手中掌握的金矿拱手让人。”
 
  这个问题没有难住郑敏杰,他充分利用CNNIC的域名注册规则,在2005年一举拿下19个单字母域名。
 
  郑敏杰告诉记者,根据2002年CNNIC出台的cn域名升级规定,原来使用二级域名gov.cn的用户具有最优先的升级资格。他发现,云南某县政府拥有19个单字母gov.cn域名。经过艰苦的努力,他获得该县政府同意,将19个单字母gov.cn域名升级为cn域名,并转让给自己。“我不搞行贿受贿那一套的,这里面很干净。”虽然不肯透露操作细节,但郑敏杰声称他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,且完全遵守CNNIC的相关规定。
 
  CNNIC为何会出现如此巨大的政策漏洞?原来,单字母和单数字域名在国际域名管理机构(ICANN)的规定中是不允许注册的,因此并不存在t.com和t.net这样的域名。但CNNIC在制定cn域名注册规定时忽略了这个问题,才有鼎鼎大名的t.cn、g.cn和z.cn等超级“大米”横空出世,同时成就了郑敏杰的财富梦想和江湖地位。
 
  “米农”大战CNNIC
 
  郑敏杰针对CNNIC提起近200起诉讼,案由都是相同的:要求注册某个被限制注册的预留域名
 
  通过政策漏洞捡了大便宜的郑敏杰,对于CNNIC却并不领情。他猜测,这些漏洞很有可能是CNNIC中的某些人给自己预留的“后门”。他说:“这些单字母域名按规定不属于预留域名,但他们也限制注册,我估计就是想给内部人士留着。他们是被我依照相关法律和规定逼得没办法,才给我注册的。”
 
  同为资深“米农”的谢毅鹏表示,他认同郑敏杰的这个观点,认为这正是CNNIC至今不公布预留域名列表的原因:“一旦公布列表,他就没办法私下里一个一个放出来倒卖了。”
 
  尝到甜头的郑敏杰胃口很大。近年来,他申请注册fuzhou.cn、chongqing.cn在内的数千个域名,却被告知很多域名属于限制注册的预留域名。但他无意中发现,这些预留域名接二连三遭人抢注,拥有者并非当地政府部门。
 
  2008年3月5日,他将CNNIC和域名注册服务商北京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北京新网)诉至北京市一中院,要求注册a.cn和hr.cn等7个域名。很快,法院以该案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为由,裁定不予审理。
 
  初战遇挫反倒激发了郑敏杰的斗志,从此拉开了一个人与CNNIC战争的序幕。他至今已在全国多家法院提起近200起行政诉讼,案由都是相同的:要求注册某个被CNNIC限制注册的预留域名。被告除了CNNIC,还有三五互联和北京新网等域名注册服务商。
 
  郑敏杰说,自己并不奢望通过打官司得到这些超值“大米”,而是希望法院判令CNNIC公布限制注册的预留域名列表,同时公布预留理由和时限。
 
  “答辩人为客户提供域名注册服务,并未有触犯法律的行为,更未侵犯第三方的合法权益,不应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”三五互联陪CNNIC应诉的次数最多,答辩状几乎有了熟悉的套路。
 
  是谁在伪造红头文件
 
  郑敏杰说,出现两份不一样的假批复,说明三五互联和CNNIC至少有一方造假
 
  一场场官司打下来,郑敏杰发现,发生在全国各地的多起预留域名被抢注事件背后,都存在伪造红头文件的影子。郑敏杰举例说,zhengzhou.cn的域名注册信息显示,该域名由郑州市政府办公厅工作人员邱海燕注册,在CNNIC提供的诉讼材料中,郑州市政府办公厅的组织机构代码证、邱海燕的身份证和盖有郑州市政府办公厅公章的《域名注册申请表》一应俱全。
 
  然而,作为该案第三人的郑州市政府办公厅却在答辩状中表示:“关于zhengzhou.cn域名注册我单位不知情”、“我单位没有名为邱海燕的工作人员”。
 
  更加离奇的情况,出现在112.cn的争夺中。
 
  2010年,112.cn域名被人注册,得知这一情况后,先下手未得的郑敏杰将CNNIC和三五互联诉至厦门市思明区法院,该域名名义上的持有者中国电信集团被列为第三人。
 
  中国电信集团表示,他们从未申请注册过112.cn。
 
  CNNIC和三五互联分别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工信部的批复,试图证明112.cn是经合法手续批准注册的。但郑敏杰发现,这两份原本应该一模一样的批文,却在批复文号和印章两处存在致命差异:CNNIC提交的批复文号为“电管函[2010]128号”,三五互联提交的批复文号却是“电管函[2010]125号”;两份批复所盖公章,在大小、字体、排列方式等方面明显不同。
 
  今年2月2日,一纸来自工信部的回复让郑敏杰吃惊不小:“电管函[2010]125号”和“电管函[2010]128号”批复均系伪造,工信部从未就112.cn注册事项进行过批复。郑敏杰分析说,如果是申请者造假,他只能通过三五互联向CNNIC提交材料,两份伪造的批复必定一模一样。现在出现两份不一样的假批复,说明三五互联和CNNIC至少有一方造假,甚至有可能是双方合伙造假,由于配合失误,所以出现两份不一样的假批复。
 
  此事一经披露,立即在圈内引发不小震动。郑敏杰表示,全国范围的伪造公文抢注预留域名案件,目前已经查实18起,被冒充对象包括工信部和天津、重州等地政府。多地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。
 
  18个“大米”被注销
 
  CNNIC在通告中表示,经有关部门批准,已对18个恶意抢注域名进行注销处理
 
  早在3月21日,CNNIC即发布通告,称2010年9月-2011年1月期间,有不法分子冒充国家机构、地方政府和电信企业的名义,相继申请注册tianjin.cn和120.cn等18个限制注册域名。“我中心在审核时发现这些域名的注册材料存在伪造嫌疑,因涉嫌触犯刑法‘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’,我中心于2010年9月起,陆续向公安部门、工信部等主管机构汇报相关情况,并协助有关部门继续收集证据材料。”
 
  CNNIC在通告中说,今年1月,经有关部门批准,中心已对这18个域名进行注销处理。
 
  针对郑敏杰的指控,CNNIC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作为国家机构,我中心没有任何理由冒充上级主管机关以及其他国家机构注册域名。个别人员通过微博、博客等形式散布不实言论恶意诬陷我中心,其行为已涉嫌侵犯我中心名誉权,我中心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”
 
  三五互联则在4月5日晚发布的“澄清公告”中表示,经内部自查,与公司相关负责人核实,公司从未参与或涉及任何伪造公文公章,进行域名注册的违法违规行为。三五互联表示,对于造假者,公司将全力配合公安机关进行深入调查。
 
  昨天是三五互联复牌后的第二个工作日,在沪深两市低开低走的大形势下,官司缠身的三五互联却逆势飘红,上涨0.94%。
 
  官司打了这么些年,郑敏杰没能通过诉讼拿到一个域名,但他还是很兴奋,而且越战越勇,他认为自己已经通过法院揭开了预留域名黑幕的一角,他期望通过法院拿到更多政府部门公文被伪造的实证,“这18起造假案,可能只是一小部分。”在“米农”们的圈子里,郑敏杰的一举一动都很受关注,他和CNNIC的战争将如何收场,谁也说不好。这些案子的结局,或将对那些天价“大米”的行情产生巨大影响。
暂无评论
我要评论:
姓名:
内容:
   
版权所有 © 2008 美国虚拟主机评测网 保留所有权利 网站地图|XML地图
声明: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 QQ:2323952067